关于我们
老年产业
资讯中心
历史人物
为老服务
生活宝典
养生保健
会员注册
求医问药
诗书画印
休闲娱乐
养老服务
购物旅游
健康商城
信息平台
活动交流
夕阳风采
联系我们
站内搜索:
夕阳访谈
情感世界
知青岁月
永恒经典
花鸟鱼趣
西方的圣诞老人
阿房宫是谁烧的
秋天:喝茶喝水再喝...
酸奶最宜晚上喝
降血压的四种花蜜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是:首页 > 夕阳风采 >情感世界
《清明追思》——我的母亲
2020-04-10  来源: 浏览次数:1639次打印本页 】 【关闭

《清明追思》——我的母亲

宋鸿义

    今天是清明节,全国为抗疫新冠肺炎病毒而牺牲的烈士们和逝世同胞,刚刚3分钟哀悼完毕。我也在为我的父母,大哥,四哥默哀3分钟,思绪万千,心潮悲痛欲绝。父母生我养我,在我长大后应该孝敬老人家的时候,我却远走他乡在内蒙和林呆了15年,在河北齐桥呆了10年。虽说母亲和我们在齐桥呆了三年多,可是在这期间我却在沧州上了两年大学,完全是爱人秀凤和大姐在替我尽孝,我心有愧疚。93年调回天津塘沽,我们一家却没有房子住,一家四口,三个地方住,我和儿子小杰住在塘沽郊区于庄子中学校内宿舍,爱人秀凤住在她妹妹家,女儿小颖住在天津一中校内。一家四口几乎没有团聚的时候,因为她妹妹(老姨)家同时睡不下我们一家人,在这种情况下更别说接来母亲尽孝了。等我有了房子,我因工作又离家太远,不能经常回家,也不能把母亲接来同住。五年后好不容易调回塘沽市里学校,那时女儿上大学,儿子上技校,还要还买房欠下的账,白天工作,晚上上课搞家教(偷着)六、日也不休息,根本没时间去天津母亲那尽孝。老天不长眼,我的账还没有还清,母亲就与世长辞了。我嚎啕大哭,悲痛欲绝,生活的艰苦使我失去了对母亲尽孝的机会(父亲79年就去世了,那时我还在内蒙教学),我痛恨自己的无能,更痛恨不能给母亲一个更幸福的晚年。
    说起我的母亲,我对她充满了敬意和爱戴。在我刚记事的时候起,我就觉得母亲不容易。我父亲在铁路上工作,在京浦线天津到德州段工作调动频繁,我记得我们家在沧州住过,在德州住过。1954年我在德州考上小学,那年我六岁(天津八岁上小学,所以我比天津同龄的孩子早上两年学)。父母亲为了我能得到良好的教育,开学前就搬到了天津居住,我转到了天津铁路二小上学。我的父亲仍然留在德州工作,一年也就回家一两次,因为不和父亲生活在一起,所以我对母亲的印象特别深刻,而对父亲的印象则比较淡漠。
    我的姥姥丁漪青是安徽庐江县丁家坎村人,是北洋水师提督丁汝昌的女儿,她说的话是安徽話,我一点儿也听不懂。我母亲让我们叫她奶奶,(我们大了以后母亲才告诉我,姥姥愿意让我们叫她奶奶)我下乡以后才明白,原来叫的奶奶是姥姥,是母亲的母亲。奶奶是父亲的母亲侯氏,在我出生前几十年就去世了。所以,姨,亲,娘,舅,外婆,外公,堂兄第表姐妹等等,一些亲戚关系,到现在我也闹不清楚。
    我小时候,母亲经常带着我去姥姥家,姥姥和傻舅舅(实际不傻,就是好吃懒做,好抽烟)住在一起,我们经常给她们送去些吃的,帮着生火,收拾屋子。从我们家到姥姥家要走一个多小时,做坐车要倒好几次,我当时就觉得母亲真孝顺,真不容易,我长大了一定要好好孝顺她老人家。


青年时期宋鸿义

    我母亲生活在一个贵族世家,我的姥爷周行蕖一家是在天津小站屯兵戍边,是从安徽过来的淮军,因率军民开渠引北运河的水种出小站稻而多次受到清政府的嘉奖,被誉为屯兵戍边,造福一方的典范,现在小站还有周盛传,周行蕖的雕塑像。母亲从小在教会学校读书,英语特别好,穿着绫罗绸缎,受着良好的教育,享尽荣华富贵,应该是个娇小姐。可是在我的眼里我的母亲,是一个辛苦耐劳,任劳任怨,能在极端的困境中求生存的女强人,她含辛茹苦的把我们六个子女养大成人。在家中的成员里,我最小,我生在旧社会,长在红旗下,从我记事起,我就觉得我们家的生活特别困难,大哥天大毕业后在外地工作成家了,大姐中专毕业在外地银行工作,也成家了。二哥在天大化工系上大学,二姐中专毕业后又上了东风纺织大学。我和四哥上小学,中学。(三哥两岁时就得脑膜炎死了)一家人开始只靠父亲的工资生活,父亲还在德州。母亲迫于生活压力,集合了16个姐妹各自带着自家的缝纫机组成了一个集体服装合作社,这就是天津环宇服装厂的前身。每天母亲早早起床上班,为了省钱,不坐公交车,走很远,过摆渡去上班。中午带饭,从不在外买饭。我母亲的工作是负责服装检验的,那时没有电梯,全靠人抱肩抗,我母亲1.5米的身高,80多斤的体重每天要抱着沉重的服装上下三楼几十次,我想着都心疼,母亲啊,真不容易。为了多挣点儿钱养家,每天晚上还要加班两个多小时,晚上回家就九点多了。
    我和四哥都在铁路二小上学,他比我高两届。一开始我跟他一起上学,因学校离家要走50多分钟,2分钱的电车都不敢坐,就是坐车也还要走很远。有一次放学我单独回家,走迷路了,走了两个多小时才到家。还有一次我自己上学,因下雨路滑,我掉到了修下水道的大坑里,很多人用竹竿绳子才把我拉了上来,弄得满身满脸,满书包都是泥,还好,书包里面是干净的,只是湿了些,因为我一直护着它。再有一次特别惊险,在郭庄子,一辆马车不知何故受了惊,受了惊的骡马拉着车狂奔,我躲散不及,被撞到了骡子肚子下面,受惊的骡子瞪大了眼睛,前腿高高举起,路人们都惊呆了,啊啊乱叫,这时车把式急急忙忙赶了过来抓紧了缰绳,四哥慌忙中赶紧把我从骡子底下拉了出来,而血把我的布鞋都染红了。车把式急忙把我抱着送到了医院,上药时疼的我脚不自觉的直抖动,几次把药棉花都抖落到了地上。车把式把我兄弟两送回了家,道歉万千,还説“要不是你哥把你及时拉出来,小命可能就不保了,太危险了”。至今想来,我仍然感激四哥的救命之恩。
    小学每天下午快4点放学,快5点到家,5点准时收听孙敬修老爷爷的西游记,“話説猴哥……”。5点半生火,烧水,做饭,二姐放了学经常去东北角码头捡白菜帮子,回来做菜吃。一开始四哥做饭炒菜,等以后几乎就都是我做了,因为四哥经常敦些甘蔗卖,到农村逮些蛐蛐卖,还卖过拔龙糖,糖葫芦等补贴家用。我那时虽然小,但是蒸馒头,烙饼,擀面条,焖米饭,包饺子,蒸包子,包馄饨……都会,还会炒一些简单的菜,虽然有时做的不好,但吃是没问题的。把给母亲吃的和带的饭菜留出来,我们才开始吃饭。晚上9点多钟,母亲才疲惫的回来,还带了些花样,画着一些小动物头像的布,夜里绣花用。母亲急急忙忙吃完饭,就睡着了。
    夜里二姐首先用缝纫机绣花,绣一小兔头才毛来钱,两三个小时吧,换二哥起来绣,两三个小时后母亲再绣,母亲最后绣完,整理好,这时天就快亮了,母亲抓紧时间再睡一会儿,就赶紧起来,囫囵吃点早点,就带着夜里绣好的东西又去上班了。
    母亲,伟大的母亲,为了这个家,操碎了心血,任劳任怨,无怨无悔。有时我想,一个贵族世家的大小姐,怎么会过这穷苦人家的生活呢?答案是“家的责任”,真不愧是贤妻良母。
    那时候,粮食凭本供应,每人29斤,我们家男孩子多,又正在长身体,粮食不够吃,每月1号才供应当月的粮食,二姐捡的 菜起了大作用,就这样也还是不够吃,还正值三年自然灾害。平时母亲舍不得吃舍不得穿,都济着我们。记得有一年过阳历年,晚上就没有饭吃了,转年1月1号才能买粮。一家人饿着肚子,各干各的活,母亲绣花,我们看书。忽然二姐的同学来我家串门,一看这种情况,赶紧回家给我们拿来了一篮子豆包,我高兴的狼吞虎咽吃了起来,这才过了一个饱年,这件事使我终身难以忘怀。
    二姐大我6岁,酷爱上学,上中学时,因没钱交学费,母亲说要不然就别上了,二姐不干,非要上,就自己去了学校,结果因没交学费,被老师驱出教室,二姐就在教室外面窗户底下听课,适逢校长经过,问明情况,找来班主任,免除了学费,班主任还给买了一套课本。
    我的二哥大我8岁,当时正在天大化工系就读。二哥对我的成长起了重大的作用,到现在二哥仍然是我学习的楷模,心中的偶像,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何况兄弟乎?我该如何报答呢?
    二哥每到暑假都把我接到天大去玩,接受大学气氛的熏陶,所以我从小就立志将来一定要上大学。平时二哥就经常鼓励我好好学习,看我喜欢画画,就跟我买来画笔,看我喜欢乐器就给我买来木琴,我觉得二哥最关心我的成长。假期二哥在天大一方面给教授刻腊版,每张0.8元,假期能挣够一年的学费和生活费,平时还给同班的印尼留学生补补课,因为他们的学习一般都不怎么好,及不了格,可是对我们哥两儿都非常好,都说我们两长的特别像,说我是二哥的影子。每当二哥给他(她)们补课,就把我安排在图书馆看书,或者让我写作业。他还经常抽出时间陪我划船,打乒乓球。每年暑假都是我久久期盼的时间,这样我就又能和二哥在一起了。二哥大学毕业后分配到了沈阳化工研究院,后又内迁到了四川,这是后話。不过二哥工作后辛辛苦苦了好几年才替我家还清了二表姨四千多元的债务。在当时,四千多元,那是何等的天文数字啊。
    小时候家里很穷,母亲为了这个家,辛辛苦苦,绞尽脑汁,想出各种方法维持着。没有钱买鞋,母亲就把许多旧衣服剪成一块一块的,用浆糊一层一层的糊在一块木板上做成布夹子,干了后取下来,按我们每个人脚的尺寸做成鞋底子,让我们每个人自己纳自己的鞋底子,谁先纳完就先给谁上鞋帮子,谁就可以先穿上新布鞋。每一次几乎都是我先纳完,然后再帮别人纳,穿着新鞋,看着自己和母亲的劳动成果,心里也是美滋滋的。
    记得有一年冬天,天特别冷,同学们站好队,在操场上听校长讲话,我没有棉鞋穿,又不敢动,脚冻的几乎失去了知觉,浑身冒出了一身白毛冷汗,还尿了裤子。冷汗过后,反而觉得不冷了,散会后回到教室,桌后面的女同学发现我的屁股后面直冒热气,告诉了老师,老师一看也没说什么,就让我回家了。同学们可能觉得我很没出息,都上学了还尿裤子,我也觉得很不好意思,转天上学,同学们都没说这件事,我也就过去了。几十年来,这件事在我的脑海里总也抹不掉。穷,难道有罪吗?不过,我并不以为耻,反而觉得自己能在那么困难的情况下坚持下来,也是一种坚强的表现。
    我家的对过住着大姨家(和我母亲结拜),京剧唱的非常好,那年梅兰芳来天津就住在她们家。她们每天晚上唱戏,天长日久弄得我一听唱戏就想睡觉,她们10点前一结束,我就来了精神再认真学习,形成了一种夜猫子精神。大姨有个儿子,我叫他成哥,他大我五六岁,大姨经常去上海,家中就他一人,我们两关系非常好。我每次吃饭都盛上满满的一大碗饭菜来到阳台,我们两一起吃,虽然我们家饭菜也不够吃,母亲看见了也不说,只是自己吃的很少,都留给我们吃。那时我还小,以为母亲不知道。多年以后母亲跟我说,知道拿饭给成哥吃,并说我从小就心眼儿好,我却认为母亲的心眼儿更好,我继承了母亲的传统。几十年后我又见到了成哥,他一见面就称我为“恩人”,并说要没有我,他也许活不到今天。我说你应该感谢我的母亲,是她老人家心眼好。
    父母亲都希望我们能上大学,经常说,只要你们愿意上学,家里再苦再难也要让你们上,直到你们不愿意上为止。我在家庭的熏陶下一心想上大学,文化大革命打碎了我的美梦,下乡去了内蒙,77年恢复高考,我立马报了名。孩子的姥姥跟我说“你就是考上了,能上吗?(当时我得了肝炎,正在病休),女儿1岁多,儿子还在肚子里,你又不能带工资上学。”我一想,也是,唉!只能扼腕叹息。下乡20年后1988年我终于得到了一次参加全国成人高考的机会,并且是唯一的一次机会(物理系,头一次有,只有教物理的能考;年龄40以里,我39岁),一锤子的买卖。当时我教高二物理(那时高中两年制),我和学生们约定,我5月份高考,他们7月份高考,看谁能考上。我就用学生们的高考资料开始复习,政治经济学没学过,现学;语文古典文学,现译,现背,现代文学写作方法,中心思想现总结现记;化学有机,无机,门捷列夫周期表现背;数学三角函数,抛物线立体几何,极限,数列……都要现学。我每天晚上7点开始学习,一大杯浓茶陪伴,直到3点半鸡打鸣,睡一会儿,8点上课。两节课后回来,锁上门,屋里放有尿盆,又开始学习。整整81天后参加高考,终于如愿以偿,圆了我的大学梦,成了沧州地区岁数最大的学员。
    我一直认为我们家是一个穷苦的书香门第家庭,知书达礼,精忠报国,位卑不敢忘忧国,匹夫也要报国恩,国家存亡,匹夫有责,因为我是世世代代的中国人。

宋鸿义近期照

    大家或许会问,你祖上声名显赫,为什么会穷的叮当响?且听我细细道来:抗战时期,父亲因不愿给日本人卖命,辞去工作,闲在家中,八年中耗尽了家中所有的钱财。抗战胜利后又回到铁路工作,解放初期任天津东站旅客副站长,有吕正操的任命证书。后因犯官僚主义,三反五反后精神受到刺激得了精神病,在家里修养。
    养病期间,父亲的私愤无处发泄,就对母亲采取了极尽虐待之能事,母亲的身上到处都是被掐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甚至有一次听说母亲被父亲踢的从楼梯上滚落了下来,母亲又不敢叫,怕我们知道,只能自己痛苦的忍受着,写到这里,我不禁黯然神伤哭了出来,可怜的母亲啊!事后母亲跟我说“你爸爸有病,为了这个家庭,我们要原谅他,每次事后你爸爸都特别后悔,他说控制不住自己,孩子,我们忍忍吧。”写到这里,我不禁又泪如泉涌,多么可亲可敬的母亲啊,我有这么好的母亲,真是天赐我也。
    还记得有一次,天刚黑,母亲匆匆拉着我和四哥,二姐躲到了粮店后街二姨家的一个小黑屋里,我们隔着门缝往外看,一会儿父亲怒气冲冲的来了,问二姨见到我们没有,二姨说没有,父亲就急忙走了。母亲跟我们说“你爸爸有病,他发病时我们就离开他,让他找不到我们,等他发病过后,回复正常了我们再回去,他也就没事了。”
    还记得有一次,不知道为什么家里的家具,还有一些值钱的东西都被搬到了院子里,我和四哥在家具的缝隙中戏闹打逗。后来才明白父亲把家里的东西都便卖了,钱也不知干什么用了,弄得家里一贫如洗,空空荡荡,只留下了一张大床和三张小床(都是用木板搭成的)还有一张桌子,几把椅子。
    大约三年后,父亲的病好了,又到德州上班去了,我们一家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清贫,温和,而我们也在一天天长大起来。
    一个好好的家庭,被得病的父亲弄得清贫如洗,但由于母亲的忍耐,母亲的维持,这个家庭幸运的存续了下来,并且不断的繁荣,壮大,昌盛。
    我的母亲叫周孝纯(1909--2002)享年93岁,谨以此篇祭奠我逝去的敬爱的伟大的母亲。

     2020年清明节
宋鸿义写于天津塘沽


    宋鸿义,天津扶轮中学1966届高中毕业生,于1968年下乡到内蒙和林格尔县大红城公社三枝树大队阳坡小队下乡落户,1972年选调到乌蒙和林三师,1973年到和林一中任教,1983年调到河北泊头齐桥高中任教,期间在沧州上了两年大学,1993年调到天津塘沽于庄子中学任教,1998年调到天津塘沽新港中学任教至退休。今年73岁。



用户名
插入表情符号:
返回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健康商城 | 法律声明 

版权所有:内蒙古老年网 联系地址:呼和浩特市新城区新华东街耕耘大厦3022室联系电话:0471-2535105 合作专线:0471-3365851
协办单位:内蒙古老摄影家协会
     内蒙古蒙爱健康产业公司
投稿邮箱:nmglnsj@163.com 蒙公网安备 15010202150438号
网址:www.nmglnsj.com www.nmgln.cn  网站建设国风网络 网站地图  蒙ICP备16005982号-1 
内蒙古老年网|内蒙古养老|养生保健|草原知青